您当前位置:首页-新闻中心
知情人士:中行总行定调 原油宝“退回持仓成本的20%”是底线
发表日期:2020-05-07

    目前多位中行“原油宝”投资者称,接到了中国银行的电话,要求投资者到开户行面谈解决方案。

  据知情人士透露,“原油宝”和解协议是由总行定基调,分行各自根据情况拟定具体内容。总行的底线是退回持仓成本的20%。

  最高补偿为持仓总成本20%

  一位广东的投资者A告诉中证君:“刚刚和中行进行了电话沟通,对方称,负价损失由中国银行承担。此外,保证金全额退回,本金退回20%。”

  另一位广东的投资者B告诉记者:“中行打电话让我去他们网点谈判,说退保证金的20%,具体需要当面谈。”

  缘何有些投资称:“退回全额保证金及本金的20%”,有些称“退回保证金的20%”?

  对此,有接近中行人士向中证君解释,部分投资者交的是100%保证金,部分投资者交的保证金则超过100%。举个例子,投资者小王账户里有1万元,他将1万元全部购买“原油宝”,此处的保证金即是本金的概念;而投资者小李账户里有3万元,他将1万元购买“原油宝”,剩余2万元。负价结算时,中行将这2万元划走,而现在是要将这样2万元全额退回,另将1万元的20%退回。简单的理解就是退回投资者原油持仓总成本的20%。

  有投资者在维权群中晒出了中国银行与其签署的补偿细节。该图片显示,该投资者原油持仓成本为165.21元/桶,持仓数量为2750桶。负价结算损失由银行承担。中国银行退还其保证金3794.7元,负价之外和解补偿上限是90865.5元。90865.5元正好是投资者持仓原油成本的20%,而应退保证金3794.7元则是持仓成本之外,客户在账户内多出的资金。

来源:原油宝投资者某维权群

  投资者态度分化

  事实上,已经有不少投资者接到中行的电话,某投资者C向记者表示:“今天已经接到两个电话了,银行方面称一定要去,方案已经出来,但没说具体,也没告诉我结果如何。”

  然而,对于中行提出的这一和解,投资者内部分歧很大。

  前述投资者A认为:“只是本金亏了,不用还负数部分,我觉得不错。”持类似A想法的投资者不占少数,中证君了解到,已经有部分投资者与中行签署了相关协议。

  近期国际油价快速回升至25美元/桶以上,剧烈的市场变化令一些投资者无法接受这一方案。一位投资者D告诉中证君,他本来一直在工行购买纸原油产品,在3月工行因超过交易上限无法继续开仓之后。他转战中行原油宝大量开仓,没想到就遭遇了“超级黑天鹅”。而近期油价大涨,其在工行购买的产品正处于盈利,两相对比,更使得他无法接受中行在这一事件中的风险控制和后续的解决方案。

  他对中证君表示:“坚决不去谈判,准备起诉。”

  亦有投资者表示:“准备过去探探他们的口风,协议肯定不签,看看他们的做事态度。”

  部分诉求恐难获法律支持

  有部分决定起诉中行的投资者告诉中证君,他们希望中行能够赔偿全部损失。

  还有投资者要求中行参照4月20日22时的CME实时价格对其补偿。

  对此,海润天睿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振祖认为,投资者的这些主张(即要求中行参照4月20日22时的CME实时价格对其补偿)不符合合同约定,也不具备合理性。

  他表示,中行与投资人签订的产品协议明确约定,若投资人选择在最后交易时间仍然持仓,则银行按照投资人的指定方式进行平仓或移仓操作,按中行公布的合约结算价进行结算。中行当期合约的结算价则参考CME相关期货合约当日官方结算价确定,即根据北京时间次日凌晨2:28-2:30之间CME相关合约的交易加权平均价确定。因此,在投资人已知悉并同意结算金额确定规则的情况下,投资人现按照20日22:00的CME实时价格要求中行予以补偿,没有合同依据,违背了契约精神。

  张振祖进一步指出,投资人在合约最终交易日的最后交易时点(22时)依然持仓等待轧差或移仓,中行也在外盘相应持仓并最终按照CME当期WTI合约官方结算价格进行了结算。中行对投资者按照22时价格结算没有法律依据。